2005年参观兴宁东兴煤矿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
41

主题

45

帖子

725

番豆仁

实习版主

Rank: 21Rank: 21Rank: 21Rank: 21Rank: 21Rank: 21

积分
1600
发表于 2019-7-19 18:21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来源:军魂网  丘华群

2005年响丁节(我们的元宵节)期间,我带着7岁的儿子回家过节。受汉龙兄的热情邀请,我们参观了他为大股东的东升煤矿。不幸的是,半年以后的8月7日,另一个煤矿——大兴煤矿,发生了特大的透水事故,123名矿工被淹。

       事故引起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,并亲 自批示全力救援。尽管当时调来了全国仅有两台最大马力抽水机中的其中一台,抽了一个星期的水,但是矿井里的水一点都没有少。抢险指挥部只好宣布停止抽水,放弃救援。123位矿工,也就这样永远葬身水府,不见天日。为此,我还专门写了一篇题为《我的家乡因123条人命而出名》的文章,怀念自己的童年时代和对家乡的失望。

       8月7日矿难后,整个广东省因此退出了采煤业,从不外出打工的黄槐人,不管是老是少也只能外出谋生。从前,车水马龙的黄槐镇风光不再。参观东升煤矿这段视频也就成了为数不多,记录当年我的家乡黄槐镇成也是煤,败也是煤的视频记录。


我的家乡因123条人命而出名


       据报道,2005年8月7日下午1时30分,广东省梅州市兴宁黄槐镇大兴煤矿发生特大透水事故。中新网8月9日电据新华网报道,大兴煤矿透水事故中被困人员总数已经上升至123人。这特大透水事故惊动了胡总和温总,并成了全国的新闻中心。

       广东省兴宁市黄槐镇是我的出生地,我在那里生活了18年。以前也偶尔有煤矿伤亡事故发生,但因为人民还不是很关心矿工的生命,鲜见黄槐镇的新闻消息。没想到现在因123个矿工淹没在水底下不知生死而举世闻名,连最高领导人都知道了黄槐镇。用123个矿工性命的换来一夜成名的家乡——黄槐镇,让我更感到痛心!

       黄槐镇现有煤矿的前身是广东省四望嶂矿务局,该局下辖三个煤矿,一矿(叫大径里)、二矿(叫大窝里)、三矿(叫黎树坑),三个矿之中一矿最大,产量最高。

      我们这个年代黄槐人的儿时,不像现在的孩子衣食无忧,还可以上网冲浪,了解天下事。我们的儿时,很多时候就是在跟矿山纠察队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中渡过。那时黄槐本地人为了减少开支,孩子们都很自觉地把去矿山捡煤拾柴(实则是偷煤和煤矿用过的坑道木材)为己任,捡得数量多了,自家烧不完就拿去卖钱帮补家用,黄槐人都不把偷煤说成是偷煤,而是用客家话说“拈炭抵”(就是捡煤)。我们年纪小小就知道大人管吃胞肚子的,小孩管烧火做饭的,如果哪家大人要去“拈炭抵”的话,说明他家小孩是不听话之人。

      记得我8岁开始就挑着“畚箕”(客家话,用竹编的一种专门挑东西的工具),跟着比自己大一点的哥哥姐姐们去到离家一公里左右的一矿,学着和矿山纠察队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技能。我们要去煤仓或矿车里“拈炭抵”,必须像老鼠躲猫一样到处躲藏,矿山纠察队为了保护国家财产,就像猫对老鼠一样对付我们。在游戏过程中,偶尔碰上有人情味懒猫一样的纠察队员,我们就像猫鼠一家亲一样,有说有笑,并称他们是好人,我们都会等到他们上班时才去“拈炭抵”。遇到没有人情味像机器猫一样的纠察队员,就会咒他们是衰人,他们上班时,我们都会躲得远远的,如果他们太过份,我们也会群起而攻之,令他们生怕。
      这样的游戏,从读一年级开始,一直玩到初中,年纪稍大一点就知道了“拈炭抵”也属偷的一种,再也不好意思玩这种游戏了。

      18岁那年,为了自己的抱负,为了保家卫国,我放弃了当小煤矿老板的机会,去到了炮火不停的中越前钱。

      我在中越前线的几年时间,就是黄槐私人煤矿最活跃的时候,许多同龄人当上了小煤矿老板阔了起来。许多亲朋好友劝我回家发展,但我看到这样无休止的私挖滥采,必将把黄槐带上不归之路。那个时期的黄槐人是不会到珠三角打工的,因为多数家庭都在煤矿上有股份,没有股份的也在煤矿上做着管理人员,来钱很是容易。据当时的梅州市退伍办给我的资料显示,黄槐镇是当时梅州市的首富镇。就这样的首富镇,却令我和外出工作的黄槐人感到痛心,小时鱼虾成群的河水已经污浊不清,鱼虾绝迹,你要是在街上走一圈,鼻子里挖出来的是黑乎乎的煤尘,衣领上沾满的也是黑乎乎的煤尘。去到邻近县,你不用说话,大家都知道你是从黄槐来的。

      看到这样发展中的黄槐,看到这样环境中的黄槐,我看到了黄槐的将来,我退伍后没有在黄槐犹豫过,直接来到了深圳寻梦。上个世纪90年代末始,各地矿难层出不穷,当地也大力整顿甚至强行炸毁不合格的煤矿,保留少数合格的煤矿,从此财富也集中在了少数人手中。由于私人小煤矿无休止的蚕食,迫使国有广东省四望嶂矿务局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破产。矿务局破产后留下的巷道连成了大水库,对那些处在大水库下的煤炭资源是否还能开采,各有关部门都十分重视,据说还请来顶尖的专家来考察过。受到过海隧道、过江隧道的启发,只要辟开水库层,往深里采就是安全的。那些聚集了财富的老板们,听取了意见都辟开水库往深里采,采煤工人时刻都在头顶着水库采煤。在煤价节节攀升,供不应求的今天,一个煤矿赚钱要比印炒厂来得还快,但这巨额的钞票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里。

      黄槐的地表已经成为空壳,黄槐人都是老板的日子已成历史,黄槐人许多家庭已经没有了田地,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,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离开黄槐去珠三角打工挣钱维持生活。现在还有煤矿的老板们早就为自己铺好了金光大道,在珠三角各地置业的老板也有不少,把自己小孩都送出国或准备送出国去镀金的是绝大多数。而那些留在黄槐没田没地的人们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呢?



1.jpg

2.jpg

3.jpg








文章不错!打赏鼓励一下!
欢迎来到兴宁圈百万兴宁人的生活圈子
报料,合作请加微信 兴宁大喇叭:xndalaba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